高职院校如何应对新一轮扩招

热点资讯2020-05-25王华老师

继去年高职院校扩招100万人被写进政府工作报告后,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作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时表示,今明两年职业技能培训3500万人次以上,高职院校扩招200万人,要使更多劳动者长技能、好就业。

在全国人大代表、浙江金融职业学院院长郑亚莉看来,此次政府工作报告再次提出实施高职扩招,是对高职教育人才培养的肯定,同时赋予了高职教育新的职责和使命。要求高职教育承载更多提升劳动力素质、服务产业发展、促进就业创业、传承技术技能的经济社会发展重任。

“现在谈职业教育的语境变了,更多的是把它放在国家宏观发展中来看。所以无论从经济社会发展对高素质技能人才的大量需求,还是从当前如何稳就业、促就业的角度,高职扩招都有必要。”在听到高职院校扩招200万人的消息时,浙江工业大学教育科学与技术学院副院长刘晓觉得在“情理之中”,但他也感慨“到了考验高职院校治理能力的时刻”。

2019年全国高职院校共扩招116万人,百万扩招已如期“交卷”。接下来,我国1423所高职院校又该如何应对新一轮的扩招?

消除生源后顾之忧,科学有序招生

提起扩招,摆在高职院校面前的首道坎便是,生源哪里来?怎么招?

在2019年高职扩招中,除了应届中职、普通高中毕业生,退役军人、下岗失业人员、农民工和新型职业农民等“四类人员”也被纳入了招生范围。据了解,这些“非传统生源”约52万人,占去年高职扩招总人数的一半左右。

95后退伍军人裘舜杰便乘去年扩招的“东风”,进入浙江育英职业技术学院民航安全技术管理专业学习。疫情期间,他主要是上网课学习,“这样不影响正常工作,又可以让我多掌握一门技术,提升就业实力”。在他看来,“对有提升需求的人来说,扩招政策是一大利好”。

“过去,高职生源以18-22周岁适龄人口为主,即主要是传统生源。但今后,退役军人、下岗职工、农民工等非传统应届生源比例将持续提高。”在刘晓看来,今年,职业教育更应进一步释放扩招红利,积极将此次疫情中就业影响较大的农民工、下岗失业人员、退役军人等群体纳入学历教育和职业培训体系。

不过,全国政协委员、民进上海市委专职副主委、上海中华职教社副主任胡卫发现,退役军人、下岗失业人员、农民工等“非传统生源”普遍年龄偏大,且部分已婚,出于机会成本和费用支出等考量,整体报考意愿偏低。对此,他认为应加大政策扶持力度,消除生源后顾之忧,比如放宽扩招户籍限制,为考生就近报考入学创造便利,同时加大对部分人员的财政补贴,对职业技能突出者免除全部或部分学费。

此外,从2019年高职扩招院校和专业情况来看,胡卫观察到,不同地区院校、同一地区不同院校、同一院校不同专业、公民办院校之间招生都存在“冷热不均”的情况。与此同时,部分高职院校存在急功近利行为,一些院校降低选拔标准,表面“宽进”,实则无序招生、抢占生源,甚至公然承诺只要报名就能返还费用、包通过等,借机揽学费、要拨款,学生则变相花钱买文凭;还有一些学校为完成任务,照抄照搬上级政策和其他院校政策,招生目标不明确。

胡卫认为,深入做好新一轮扩招工作,首先要合理确定扩招人数,科学安排扩招时间。中央和地方教育行政部门要充分研判疫情影响下的就业形势,结合现有办学资源情况,逐年合理确定扩招人数,科学安排不同类型及不同批次招生的时间和节奏。结合产业链调整情况,除继续挖潜中职生源和“四类人员”外,适当扩大有接受高职教育意愿的产业职工招生比例,从源头上缓解不同地区、院校及专业之间的招生失衡情况,遏制院校扩招的短期行为。

相关推荐

猜你喜欢

大家正在看

换一换